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回馈社会 > 古代女性冬天如何"消寒"?赏雪赋诗、画消寒图【

古代女性冬天如何"消寒"?赏雪赋诗、画消寒图【

文章作者:回馈社会 上传时间:2019-05-10

画九

  今天是腊月十一,眼下这个冬天已近尾声。随着北京、张家口申办冬奥会进入倒计时,今年冬天人们参加各种冰雪运动的热情可谓空前高涨。其实,在中国古代,滑雪、溜冰、坐冰槎,拉雪橇,打冰球等被古人称为“冰嬉”的各种健身活动已相当普及。此外,赏雪赋诗、画消寒图等更是古代女性每年冬天必不可少的“越冬”内容……

八十一笔描完 春暖花开

  赏雪,古代女性最浪漫的冬日活动

古时数九寒天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时节,由于保暖措施有限,古人常常对严冬心生畏惧。为了燃起人们对抗严寒的斗志,同时表达对春天的期盼,民间逐渐形成了在家中贴绘“九九消寒图”的习俗。

  《晋书》记载:“咏絮之才”谢道韫“未若柳絮因风起”

九九消寒图可以被看成是一种日历,它通常是在一张纸上绘制,上面有比较明显的9个单元,分别表示“一九”“二九”“三九”等9个九天。

  从大自然中找乐,是古代女性休闲的最普通方式,这在古代叫“时令活动”。春夏秋冬,各有景致,各有玩法。

在古人看来,九九消寒图更是集娱乐、教育、装饰等多种功能于一身的涂鸦玩具。最早在元代,是画梅消寒,在纸上画素梅一枝,花八十一朵,从冬至日起,每日染红一朵,花涂满则寒消。

  大雪纷飞的冬天,赏雪往往被古代女性视为最浪漫的事。在古人留下的赏雪佳篇中,最著名的当属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所记的《湖心亭看雪》:“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这段描写“明时雪”的文字,还上了现代语文教科书。提到赏雪佳句,与张岱笔下的“明时雪”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他描写的“唐时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同样脍炙人口。

明代开始,文字版的消寒图最受欢迎,一般选取九个九笔字,常用的有: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也有的地方选用:雁、南、飞、柳、芽、茂、便、是、春。九个字的繁体笔画每字九笔,每天描一笔,九九八十一笔描完,正好是严冬过去,春暖花开之时。

  除了张岱和柳宗元这些男性,同样在杭州(时称“临安”)的南宋人周密,在《武林旧事》中的“赏雪”是这样写的:“禁中赏雪,多御明远楼(禁中称楠木楼)。后苑进大小雪狮儿,并以金铃彩缕为饰,且作雪花、雪灯、雪山之类,及滴酥为花及诸事件,并以金盆盛进,以供赏玩。”“禁中”是皇帝的后宫,这些赏雪的人,自然是后宫那些美貌的嫔妃。

冰嬉

  古代最懂赏雪的女性是东晋才女、王凝之的妻子谢道韫,她是东晋权臣谢安的侄女。据《晋书·列女传》“王凝之妻谢氏”条记载,有一次家庭聚会,刚好下大雪,谢安说大雪纷纷像什么?其侄子谢郎回答,“撒盐空中差可拟”。但在谢道韫眼里,却是“未若柳絮因风起”,从此诞生了一个形容才女的新词汇:“咏絮之才”。

足看铁底鞋 一步恒数丈

  然而,对缺衣少食的穷人家女性来说,冬天并没那么多“风花雪月”,但堆雪人、打雪仗等冬趣并不鲜见。穷人家的女孩不会说“未若柳絮因风起”,但都知道“瑞雪兆丰年”。

滑雪、溜冰、坐冰槎,拉雪橇,打冰球……这些冰上活动,古人称为“冰嬉”。

  冰嬉,古代女性最刺激的健身活动

早在宋代,冰嬉就成皇家冬天娱乐项目,清代皇家还设有专门的冰嬉检阅仪式。道光皇帝在今北海公园和中南海一带看冰嬉活动时曾写下过《观嬉冰》诗:“太液开冬景,风光入望清……”

  《燕京岁时记》记载:冬至后“水泽腹坚”冰床“如行玉壶中”

清代的冰嬉活动不仅在皇宫内苑,而且在民间也较为普及。康熙年间李声振在《百戏竹枝词》中写道:“捷足行看健步纷,寒流趁冻雪花春。铁鞋踏破奔驰甚,悔作银河冰上人。”注曰:“足看铁底鞋,一步恒数丈,行冰上,兼有能格斗跳舞者,都门入冬,城河最多。”

  赏雪固然是一件浪漫的事,但不可能天天下雪。在无雪的日子里,古代女性冬天最流行的室外活动,还有滑雪、溜冰、坐冰槎,拉雪橇,打冰球……这些冰上活动,古人称为“冰嬉”。

《帝京岁时纪胜》中“滑擦”条亦称:寒冬之时,“都人于各城外护城河上,群聚滑擦”。《帝京岁时纪胜补笺》中说:“什刹海、护城河冰上蹴鞠,则皆民人练习者。”由此可见,民间滑冰活动的内容也十分丰富。

  早在宋代,冰嬉已成皇家冬天娱乐项目,清代皇家还设有专门的冰嬉检阅仪式。道光皇帝旻宁在今北海公园和中南海一带看冰嬉活动时曾写下过《观嬉冰》诗:“太液开冬景,风光入望清……”

赏雪

  “坐冰槎”,是明清时期京城女性最喜欢的活动之一。《点石斋画报》第五集的《冰上行槎》,内容便是当年京城女性坐冰槎的故事。那时北京特别冷,护城河结冰尺把厚,不少女性坐着冰槎在冰上“疾如飞梭,风雪中望之俨然图画”。那年正月初三,在阜成门外北河,有三个女孩子雇冰槎去西直门,因太快,行至半途,槎陷冰里了,幸好被及时救起。

豪贵之家 遇雪即开筵

  比冰槎更舒适一点的是“冰床”。“冰床”,又叫“凌床”、“冰车”、“拖床”,就是俗话说的“冰排子”、“冰爬犁”。清富察敦崇在《燕京岁时记》“拖床”条记载:“冬至以后,水泽腹坚,则什刹海、护城河、二闸等处皆有冰床。一人拖之,其行甚速。长约五尺,宽约三尺,以木为之,脚有铁条,可坐三四人。雪晴日暖之际,如行玉壶中,亦快事也。”

从宋代开始,赏雪作为市井生活的一部分,逐渐见于文献记载。宋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就说:“豪贵之家,遇雪即开筵。”南宋临安人除在家中开筵邀朋友赏玩之外,又喜在西湖“玩雪船”。

  如上这些冰上活动其实明代已经流行,明刘若愚 《酌中志·大内规制纪略》中记载:“冬至冰冻,可拉拖床,以木作平板,上加交床或藁荐,一人在前引绳,可拉二三人,行冰上如飞,积雪残云,点缀如画。”

古代戏曲中,也常有赏雪的情节,比如元人张国宾的《相国寺公孙合汗衫》杂剧,就是以赏雪开端。南京富户张员外与妻、儿、儿媳同在看街楼赏玩雪景,楼内设果桌,陈茶点,置羔羊美酒,楼外是好一场瑞雪。

  溜冰、溜滑梯,也是清代流行的冬季运动,且都有女性参与。类似于现代旅游手册、办事指南一类的清《都门汇纂》里,有“冰鞋”条曾描写当时北京溜冰的情况:“木屐下施以铁条,以皮条束足下,拼身摔足,冰上行之如飞,瞬息十余里,旗人多习此技,以供上阅。”

古代的文人雅士也常借赏玩雪景构思诗章、挥毫泼墨,从而抒发自己的情感。在古人留下的赏雪佳篇中,最著名的当属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所记的《湖心亭看雪》:“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画《消寒图》,古代女性最普及的室内活动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古代女性冬天如何"消寒"?赏雪赋诗、画消寒图【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