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回馈社会 > “艾滋病检测自愿和知情”不能只停留在法规中

“艾滋病检测自愿和知情”不能只停留在法规中

文章作者:回馈社会 上传时间:2019-05-10

“艾滋病检测自愿和知情”不能只停留在法规中

四川一青年入职体检不知情下被检测艾滋病

图片 1

“我有不做HIV检测的权利”

漫画/勾犇

以为是一次常规的入职体检,四川男青年谢鹏却被体检医院做了艾滋病病毒检测项目。

议论风生

结果是:他被查出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而他求职的公司因此没有聘用他。

谢鹏的抗争,是在维护自己的个人权益,但更是在为所有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争取权利。

2018年12月27日,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HIV隐私侵权案”。提起诉讼的谢鹏认为,体检医院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他做了HIV抗体检测,侵犯了他的隐私权。

以为是一次常规的入职体检,四川男青年谢鹏却被体检医院做了艾滋病病毒检测项目。结果是:他被查出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而他求职的公司因此没有聘用他。近日,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HIV隐私侵权案”。提起诉讼的谢鹏认为,体检医院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他做了HIV抗体检测,侵犯了他的隐私权。

2017年5月8日,在内江市一家公司试用将满1个月时,新员工谢鹏接到公司通知,要求他5月9日上午去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做入职体检。他以为体检就是正式入职前的一道普通程序而已。

随着社会对艾滋病了解程度的不断加深,“谈艾色变”的现象有所减少,但对于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歧视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存在。报道中的谢鹏就是因为在一次“常规”的入职体检中被检查出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试用期将满一个月的公司以“体检不合格”为由,表示不能聘用他。

结果却令他“五雷轰顶”。根据医院的一份送检单,他的HIV初筛疑似阳性。约一个月后,经过内江市市中区疾控中心和内江市疾控中心检测,确认了阳性。

虽然事后谢鹏通过起诉公司维护了自己的权益,在法院调解下,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公司支付他2017年4月7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双倍工资,双方签订一份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但事情的问题远不止如此简单,在本案中除了谢鹏所在公司涉嫌歧视之外,更关键的是他一直反复强调与争取的“我有选择不做HIV抗体检测的权利”,遭到了赤裸裸的侵犯。

谢鹏刚从县城来到市里上班,原本憧憬着美好的职业前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感到难过。6月9日,那家公司通知谢鹏,由于他“体检不合格”,不能聘用他。

“不做HIV检测的权利”并非只是谢鹏个人的意愿与诉求,而是有明确法律法规保障的。《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国家实行艾滋病自愿咨询和自愿检测制度。”《全国艾滋病检测工作管理办法》第十九条则规定:“艾滋病检测工作应遵守自愿和知情同意原则,国家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可谢鹏在做入职体检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有HIV抗体检测一项,没有医生告诉他要进行HIV抗体检测,他也没有签署书面的告知书等材料。

谢鹏认为,在法律层面,自己已经跟公司形成了劳动关系。如果因为自己是HIV感染者就不让继续上班,这是标准的歧视。

可以说针对谢鹏的这次艾滋病检测完全违背了上述条例和办法规定的自愿与知情同意原则。明明有多项条例规定不得在检测对象非自愿、不知情与同意的前提下,进行艾滋病的检测,可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为何还是对谢鹏进行了检测?究竟是谢鹏所在公司授意医院为之,还是该医院一直就把艾滋病检测当作“常规操作”呢?除了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其他地方的医院是否也有类似行为?这显然不能成为一本糊涂账,不解释调查清楚,后面还会有更多患者“不做HIV检测的权利”遭到损害。

具有维权意识的他开始收集证据,决定起诉公司。2018年4月28日,在法院的调解下,谢鹏和公司达成一致意见:公司支付他2017年4月7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双倍工资,双方签订一份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

谢鹏向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市中区疾控中心、内江市疾控中心作出书面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及其他相关费用。虽然法庭最终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但谢鹏表示他将继续上诉。谢鹏的抗争,是在维护自己的个人权益,但更是在为所有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争取权利。

要回工作,这个结局并不是谢鹏最想要的。他说,还没走出法庭的时候,他就下决心要起诉医院及疾控中心。

如果“不做HIV检测的权利”只停留在法规中,不仅不利于艾滋病人的正常工作与生活,对艾滋病的防治工作也会产生负面影响。所以无论谢鹏是否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以及维权是出于私利或公心,他勇敢维权的举动都值得赞赏,也期待舆论能报以宽容与支持。

“难道只是公司错了吗?医院和疾控中心泄露我隐私难道不是错吗?”谢鹏说,“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无权对我进行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更无权将我的感染信息泄露出去。”

□夏熊飞

根据《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二十三条:“国家实行艾滋病自愿咨询和自愿检测制度。”《全国艾滋病检测工作管理办法》第十九条则规定:“艾滋病检测工作应遵守自愿和知情同意原则,国家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我有选择不做HIV抗体检测的权利。”他说。

2018年11月,谢鹏向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市中区疾控中心、内江市疾控中心作出书面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及其他相关费用。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艾滋病检测自愿和知情”不能只停留在法规中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