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科技中心 > 新标志物让乳腺癌“现形”

新标志物让乳腺癌“现形”

文章作者:科技中心 上传时间:2020-03-31

使用血清库资料的研究人员表示,来自于DoDSR的纵向数据有助于尖端研究。例如,寻找PTSD生物标记的一些研究项目。通过将PTSD患者的前期和后期DNA相配,并将其遗传物质与对照人群的DNA进行比较,研究人员希望在基因层面上了解PTSD于何时、以怎样的方式变得明显,从而通过DNA甲基化以及一些基因的沉默,影响DNA的构建块。

Widschwendter补充说,研究发现通过检测血清中的EFC#93DNA甲基化,可以正确鉴别出之后3~6个月内被诊断患有高危乳腺癌的43%的女性,以及之后6~12个月内被诊断患有高危乳腺癌的25%的女性。

《中国科学报》 (2013-08-21 第3版 国际)

DNA甲基化就是给DNA加上一个甲基基团,而这样的基团常会影响基因的表达。异常的DNA甲基化在人类肿瘤中十分常见,而在乳腺癌的发展过程中,甲基化的变化会出现得非常早。

与此同时,其他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血清来获得关于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过的军人的创伤性脑损伤与DNA甲基化之间关系的线索,他们从患有轻微TBI的150名军人样本中收集信息。该研究的调查员、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国防医科大学的流行病学家Jennifer Rusiecki表示,由于军人——包括在战场上和没在战场上的——会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受轻微TBI,确认生物标记有助于临床护理。

科学家找到了一个可用于诊断高危乳腺癌的新肿瘤标志物,新方法最多可比现有的筛查方法提早1年发现肿瘤,该研究成果近日发表于《基因组医学》。

走进全球最大血清库美国国防部血清库 海量遗传物质数据有望助推医疗研究

研究者首先收集了419名乳腺癌患者的血清样本,收集的时间点有两个——化疗前和化疗完成后,并分析样本中EFC#93 DNA甲基化的情况。他们发现化疗前采集的样本中如果有异常的DNA甲基化,就意味着病人预后较差,且无论病人体内是否能检测到循环肿瘤细胞(即从原发肿瘤散落到血液或淋巴系统中并全身循环的细胞),均不影响这一预后。

图片 1

Widschwendter说:“利用血清DNA甲基化标志物EFC#93,对经乳腺钼靶诊断为乳腺癌的女性确诊前6个月采集的血清进行检测,可正确鉴别出之后罹患高危乳腺癌的患者中的43%,同时可以鉴别出之后未患乳腺癌的女性中的88%”。这两个数字分别代表了该标志物对高危乳腺癌的敏感性,及标志物本身的特异性。

在美国马里兰郊区一幢普通的办公大楼里,沿着有线电视提供商康卡斯特的大厅向前走,就可以看到全世界最大的血清库坐落在那里。

该研究通讯作者、伦敦大学学院教授Martin Widschwendter说:“我们的研究首次证明了像EFC#93这样的血清DNA甲基化标志物,可以为高危乳腺癌提供特异性很高的诊断指标,将诊断时间最多提早1年。这项技术可能会让个性化治疗成为现实,甚至可以在没有影像学证据之前就开始个性化治疗。”

兰德公司于2010年发布了关于血清库的报告(相关内容已在此前透露给维基解密),指出血清库中将近90万个样本并不是来自于现役或者预备役人员,而是来自于军人家庭中所谓的“依赖受益人”。根据DoDSR的统计,从那之后,该数字已增长至“几百万”。

图片 2

不幸的是,尽管军队血清库的规模巨大,但血清作为医疗资源有其局限性。监管DoDSR的军队卫生检测中心主任Capt. Kevin Russell称,关于研究和健康监测,血清能告诉我们的只有那么多,因为血清样本并没有与非常具体的信息相联系——比如一个军人在哪里驻扎,或者在服役期间遇到什么事。目前,DoD正在发掘其他资料——尿液和血凝块等——或者其他新技术是否可以丰富其血清库。不过,Russell说,让DoD撤销其血清储存或者停止加入新样本是“不可能的”,而血清库里的4个空冰柜仍在那里等待着。

为了求证EFC#93是否可以作为不良预后的早期诊断的标志物,作者又进一步分析了925名健康女性的血清样本,其中有229名女性在提供样本后的3年内罹患了高危乳腺癌,231名女性罹患了非高危乳腺癌。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科技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标志物让乳腺癌“现形”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