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农植业 > 成都75岁老太遭马蜂袭击 当场死亡面部发黑

成都75岁老太遭马蜂袭击 当场死亡面部发黑

文章作者:农植业 上传时间:2019-05-10

去年底,在外打工的何女士回到家中,忍了一段时间后,她在一位律师朋友的建议下,向青白江环保部门和清泉镇政府写信投诉,称至少20多户受影响。

9月29日下午,青白江区清泉镇五桂村侯女士的家中传出哀乐。她的婆婆在27日下午去世了,被马蜂蜇得面目全非。

前晚8点过,罗家清买来两罐600毫升的杀虫气雾剂。昨日下午3点,其中一罐已被他喷光,虽然苍蝇尸横遍地,但仍有不少还在空中乱舞。

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解释,秋季是马蜂最活跃的季节。“一是因为马蜂的食物增多;二是经过一整个夏天的繁衍,蜂群数量达到顶峰。”

在养殖基地围墙外,尽管记者戴上了口罩,仍能闻到恶臭。坚持采访了一个多小时,记者胃中不断翻滚,不时干呕。

“追蜂人”到成都连夜紧急摘蜂巢

“你们看到底是谁在污染环境?”黄先生指着何女士家门口的树问道,“你用粪便做肥料,我同样也是把粪便倒在地里,是谁不讲道理?”说完,黄先生欲转身离去,何女士上前抓住其左臂。记者赶紧上前劝阻两人。

以“摘马蜂窝”为职业的遂宁人罗平,今年3月拿到了自己创办的“罗蜂子优品汇”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一栏明确写着:专业摘除马蜂窝。去年,罗平曾摘下1600多个马蜂窝,目前手上还签订了69份摘马蜂窝合同。听闻青白江区马蜂蜇人的情况后,罗平禁不住“请战”:“要不今晚就行动起来!” 他告诉记者,自己刚刚谈好一笔为新都区大丰街道一家工厂摘马蜂窝的业务,正准备前往摘除。

4月5日,有网友在论坛中发帖称,青白江(微博)海狸鼠养殖基地附近的海狸鼠尸体、粪便、污水没按规定处理,造成附近数十户村民每日与蚊虫相伴,恶臭难挡。该网友同时还上传了9张图片。

“她今年73岁,平时身体好得很。”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婆婆姓周,当天下午3点前,她还看到老人家往家里捡柴。大约3个小时后,有人发现了她,并告知了村里人。接着,五桂村多个小组的村民被通知赶来辨认,警方也赶到了现场。

皇牌天下,记者跨进何女士家中,她的母亲马上捧着一摞苍蝇纸迎上来。“看嘛,这7张是昨天的,这5张是今天的。”何女士母亲说,除了苍蝇纸,每天还要在家中喷两次敌敌畏,这才4月,还算不了什么,天热时会更恼火。

清除隐患

在村民的记忆中,几年前苍蝇可没这么多。因为,当时这里还没有海狸鼠养殖基地。

■青白江区人民医院工作人员称,不算轻伤未住院者,9月份已有8名蜂蜇伤的患者住院治疗,有的伤者送到医院后直接进入ICU病房!

为证实该说法,何女士随后找来村民用锄头松土。几锄头下去,海狸鼠的尸体已露出地面,顿时恶臭扑鼻。“看吧,有的填埋还不到5厘米,埋得太浅了。”该村民说。

原标题:马蜂猖狂 一人被蜇身亡 8人住院治疗

4月8日下午4点过,记者来到青白江永顺村7组,找到了发帖的何女士。她家和海狸鼠养殖基地仅一墙之隔,刚走到她家门口,就闻到一阵阵臭味。“味道是从那块地里传来的。”何女士指着百米外的一块地说,养殖基地经常要把海狸鼠尸体填埋在那块地里,但一般填埋都很浅。此外,还让工人将海狸鼠粪便作为肥料倒在地里。

“这个是金环胡蜂。”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认出了这种危险的马蜂。“靠近蜂窝50米之内就有可能被攻击。”赵力介绍,金环胡蜂毒性大,如果是过敏体质,被蜇十几次就有可能致死。记者注意到,距离坝子约5米外的另一棵树上,还有一窝尚未壮大的马蜂。“这是小胡蜂,毒性稍弱,数米之内也有可能被攻击。”

“赶都赶不过来。”谭女士说,苍蝇密密麻麻地爬满灶台,有时做一顿饭,头上和背后都是苍蝇,每天在灶台至少要放6张苍蝇纸。

在得知马蜂伤人的情况后,遂宁“追蜂人”罗平前晚也赶到青白江区,连夜摘除夺命马蜂窝。

昨日下午3点过,记者再次来到养殖场附近,臭味已没有几天前浓烈。背着1岁孩子的何女士和几个村民上门找养殖场老板黄先生协商。听完何女士的投诉,黄先生突然起身,要求大家到何女士的屋外一看究竟。

73岁太婆被蜇身亡

“说实话,苍蝇前几年也有,但今年至少多了三分之二,都成灾了。”周国昌说,每次饭菜上桌都必须有人守,否则上面很快就沾满了苍蝇。就连吃饭时,也要边吃边挥手驱赶。

赵力介绍,如果在野外发现一只马蜂围着你转圈,就要小心了。“这是马蜂在侦察,证明你已经接近蜂巢。这时候千万不要攻击它,否则它会发出信息激素,让别的马蜂支援。马上静止下来,等它离开是最好的方式。”同时,赵力也说,如果遭遇马蜂袭击,最好就地趴下,用衣服盖住头,或者把衣服在天空抡几圈以后,扔向远方,吸引蜂群追赶,人则向反方向跑。“就地趴下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因为马蜂一般攻击离地面较高的地方。”

随后,记者在永顺村7组进行走访。罗家清等十余户村民均捧出了一摞摞沾满苍蝇的苍蝇纸。就连两百米外的周国昌、谭女士所在的大院,每家也可随手拿出五六张苍蝇纸。

29日晚上9点,罗平和弟弟罗军赶到了青白江区城厢镇十五里新型社区,社区钟书记和居民候在现场,等着看这颗悬挂了数月的马蜂窝被摘除。

尸体浅埋狗叼着晒干的海狸鼠乱跑

事发时,侯女士正在镇里一家农家乐做活。当晚7时许,村里有人来找她。“他们只说家里有点事,也不告诉我什么事。”到家时,她被拉到屋后机耕道上,在大约5米外的地里,她认出,趴在田里的老人正是婆婆。婆婆压倒了地里的庄稼,头上还有不少马蜂在盘旋。

罗家清家离养殖场围墙不到10米,据他称,海狸鼠养殖场开了五六年,前几年还好,自从两年前扩大规模,这里就成这样了。“两年前最恼火,因为养殖场黄老板修了两个鱼塘,死了的海狸鼠都扔到里面喂鱼。”罗家清说,那气味太难闻了。在众人反对下,黄老板废弃了这两个鱼塘。

9月27日下午,青白江区清泉镇五桂村,73岁的周婆婆遭遇马蜂袭击,当场死亡。

苍蝇乱飞10分钟爬满采访车车头

进入9月以来,马蜂伤人事件频发。青白江区人民医院内分泌肾内科的工作人员介绍,9月已有8名蜂蜇伤的患者住院治疗,这还不算一些只在急诊处理后未住院的轻微蜇伤。一些蜇伤严重的病人,送到医院后甚至直接进入ICU病房。

随后,记者从青白江区农发局和清泉镇政府了解到,接到何女士投诉后,青白江区政府安排环保监督员赶往现场调查,确认何女士反映情况基本属实,并称该养殖场的动物粪便露天堆放;污水沟未与农灌沟分离,部分沼液直排河道、田间。

在秦女士入院后的第三天,同样被蜂蜇伤的陈先生从青白江区人民医院转至其他医院进一步治疗。他转院时医院对他的诊断为:急性肝、肾损伤,溶血性黄疸,重度贫血,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

记者在海狸鼠养殖场的围墙外,不时看到已被晒干的海狸鼠尸体,一只狗还叼着到处乱跑。“这些都是狗去地里刨出来的。”何女士说。

马蜂凶猛

离开填埋海狸鼠尸体的地方,再回到何女士家门口时,银色的采访车上竟然趴了几百只苍蝇。而此时,采访车在何女士家门口才停了10多分钟。

皇牌天下 1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农植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成都75岁老太遭马蜂袭击 当场死亡面部发黑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