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线上娱乐 > 第三章 使用道具前先考虑道具的心情 皇牌天下:

第三章 使用道具前先考虑道具的心情 皇牌天下:

文章作者:线上娱乐 上传时间:2019-07-12

看到第七集,人物形象可说是越来越明朗化了,一些未解的谜题和误会也逐渐冰解了。不会有人再觉得小泷君是个坏蛋了吧?俺真是老怀为慰啊——俺一开始就坚决没把他当坏蛋哦!昭然若揭嘛~真是!

找到路狄,爱上他,也让他爱上你!猎爱魔匣里的卡片上的这句话倒是好懂,但,问题是,谁是路狄?我为什么要去找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然后爱上他,还要让他爱上我呢?唉,魔女的思维果然不是我这种普通人能够琢磨清楚的。走在路上,我仔细思索着这个问题,迷迷糊糊间一下子撞到了走在我前面的英纱身上。“佳琪,你可不可以认真点”英纱崩溃地敲了敲我的脑袋,又突然压低声音凑到我耳边警告我,“我们伪装成大学生混进大学部多不容易,你不要迷迷糊糊露了馅难道你不想见魔女问清楚猎爱魔匣的男主角路狄是谁吗?”“哦哦对不起,我会认真点的。”我回过神来,揉了揉被英纱的怪力敲疼的头,冲她傻乎乎地笑,“可是啊,英纱,你的样子也很紧张唉。”“废话,能不紧张吗?”英纱瞪着眼睛,慌乱地第一百零一次整理着身上类似职业套装、极不自然的裙子,“第一次穿这么成熟出现在学长学姐面前,不紧张的根本就不是高中生!”“嗯,可是,我们这么紧张地走进来,真的不会被抓到哦吗?”我伸长脖子四处张望,到处都是穿着各类时尚服装的学姐学长,每一个都气度不凡,像我和英纱这样土里土气,有一脸怪异表情的家伙混在里面,简直就像两只鸭子混进了天鹅群里。路希学院的大学部相对于高中部要自由很多,而且不用穿制服,课程安排也十分人性化,也允许自由恋爱,简直让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高中生羡慕得不行,就连餐厅也比较豪华,而且花样繁多,环境幽雅,完全没有高中部端着餐盘到处占桌子的狼狈样。“你不出状况就不会被抓到。”英纱在我前面走走停停,最后回过头来问我,“你确定是这条路吗?怎么已经到头了,也没见到你所说的那个小树林?”“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次明明记得是这么走进去的”我挠了挠头左右看了看,左边是餐厅,右边是便利商店,没错啊,这里就是我弄坏那个很酷的家伙的车的现场,再往左边走应该就是树林啊,为什么转了两圈还是回到了原地?“真是受不了你!”英纱懊恼地跺了跺脚,“连我这个方向感还算不错的人都被你带迷路了,佳琪,我真的不得不承认你就是传说中的衰神!”“对不起,英纱”我扁了扁嘴巴,无辜地四处找寻记忆中的路线,可是无论怎样都跟眼前的情况对不上号,最后只好放弃,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再次迷路了。“现在也只能靠我自己了。”英纱挽起袖子豪情万丈地东奔西走,我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儿一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就这样在大学部里转悠了整整一个上午也没找到愿灵屋所在的小树林,我和英纱只好灰溜溜地回到高中部。既然找不到魔女,那么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找到魔匣纸条上所说的“路狄”了。呃,这么有骨气的话当然是英纱说的,我也只能跟着她换好高中部的制服,然后被她拉到新闻部的电脑室里。“英纱,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新闻部的成员,抓到了会被骂的。”“放心,有我新闻部的精英英纱在,就算是部长老大来了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英纱一脸自信地将我按坐在一张板凳上,自己则打开电脑,进入路希学院的校内网开始敲敲打打,“既然找不到魔女,不如就利用我八卦之神英纱的力量来揭开神秘主角路狄的真面目吧。”“嗯嗯。”我傻傻地点头,“英纱,你对我真好!”虽然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英纱已经从八卦王晋级成八卦之神了,但是,英纱的热情真让人感动啊,呜呜呜“真不知道魔女在搞什么鬼,路希学院高中部根本就没有路狄这个人嘛!”瞎折腾了一个上午,我和英纱都饿得半死,此时正坐在学校餐厅里吃饭。也许是已经过午餐时间了,餐厅里并没有多少人,因此英纱更加肆无忌惮,连跟坐在她对面的我说话都用“嚎叫”的音量。“也许也许是外校的也说不定”我一只手拿着筷子,一只手捂着耳朵,但是耳朵还是一阵一阵嗡嗡乱响。呜呜呜,英纱,我被你的声音震耳鸣了!“根本不可能!”我的话引起英纱的极大不满,她“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差点把我的餐盘拍飞,“路希学院是什么学校?它的力量雄厚到什么程度你知不知道?在它的旁边开学校等于找死你知不知道?所以我们路希学院周围方圆百里都找不到其他的高中学校。难道魔女会让你去狩猎国外的猎物?哈啊好,笑话嗯,结论就是,路狄肯定还藏在路希学院的高中部,可能就在我们的身边,只不过他因为某些原因还没被关注”听完英纱的一阵高谈阔论,我禁不住冷汗直冒,完了,对八卦事业极度热衷的她已经将路狄列为自己的头号通缉对象了,呜呜呜叫做路狄的小朋友,你的未来会很悲惨。“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头顶上突然传来一个柔软的声音,我全身一怔,只觉得这个声音无比耳熟,慌里慌张地抬头,果然看到了那张如同天使般散发着圣洁光芒的柔美面孔。柔软细碎的褐色头发剪短了许多,皮肤依然是如瓷器一般细腻的白,眼眸中荡漾着温柔的浅褐色水波。看到那张面孔,我只觉得浑身沐浴在花香中,被英纱的大嗓门震得耳鸣的耳朵奇迹般地好了。“是是是你”我结结巴巴冲他打招呼,目光触到他的剪短的褐色头发时,心里咯登了一下,难难道,“那个你的头发是因为上次在草丛里被同学们误认为是我被口香糖袭击,才不得不减掉吗?”呜呜呜,我是罪人。“没有啦,是我突然心血来潮想换个发型而已。”天使嘴角上翘,露出诱惑又可爱的笑容,让我的心里一片温暖,然后他朝我眨巴了下眼睛,“我可以坐下来吗?”他美丽的浅褐色眸子带着温柔的色泽,仿佛可以治愈世人的所有伤痛。当他微笑着说话的时候,没人能拒绝他的请求,当然也包括我。“请请坐”“谢谢!”天使放下餐盘,坐在我旁边,英纱的眼睛越瞪越大,一把扯过我的手,一脸八卦地暧昧贼笑,附在我耳边耳语:“佳琪,你不错哦,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治愈系的俊男?”不过,英纱,你耳语的声音也太大了吧,连无意间经过我们的学姐都听到了,还回过头来瞪我们耶,更何况是坐在我旁边的天使。“没有啦”我别扭地甩掉英纱的手,红着脸解释,“上次被同学欺负,要给我剪头发的时候,我跑出去躲进操场边的草丛里结果害得他头发上被丢了口香糖。”“哦——”英纱拖着长音,暧昧地在我们两个脸上瞄来瞄去,“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宿命邂逅?”宿命邂逅?天,英纱,你在说什么?我脸红得几乎要充血晕过去了,就听见坐在我一旁的天使竟然用他柔软中带点甜味的声音兴致盎然的接话。“猫尾草丛中的第一次遇见确实让人很难忘呢。那时候天空很漂亮,佳琪同学很可爱。”说完他用美好又迷人的浅褐色眸子看了我一眼,然后扬起唇角如同小猫咪一样冲我笑,“你觉得呢?佳琪同学?”他他他他他他他怎么可以笑得那么诱人,我全身的细胞都被调动起来,在我体内剧烈沸腾,鼻头温温热热,天哪,我不会要流鼻血了吧。“那个那个我”捂着随时有“决堤”危险的鼻子,我也只有支支吾吾的份儿。倒是英纱好像非常乐意跟“天使美人”聊天:“也许是你跟佳琪的发色在阳光下很相像的缘故才会被认错的吧?哈哈,真是很有缘分唉,很少有人的发色能长得跟我们家佳琪一样的我们家佳琪的头发是天生那个颜色哦,为此还经常被老师批评,让她把头发染回黑色,哦呵呵”喂喂,英纱,什么叫做我们家佳琪,你好像工作中的媒婆哦,而且拜托能不能不要发出“哦呵呵”这种奇怪的笑声?好丢脸哦!“真是巧合,我也是天生的褐色,不过,我刚办好入学手续,今天是第一天上课,还没有遇到这方面的困扰。”“天使”很有修养地跟英纱聊天,美丽面孔上的笑容依然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力,“以前生活在国外,从来没有遇见过想你们这样可爱的女孩,以后请多多关照哦。”“哦呵呵,好说好说”英纱像个要吃了人类俏书生的女鬼一样会这首,笑得难听无比。我尴尬地瞄了眼英纱,也朝“天使”点了点头,“欢欢迎”结结巴巴的两个字说出口,就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现在我开始有点羡慕英纱天生的粗神经high性格,好恨自己的懦弱。好想跟“天使”多讲几句话,好想看他笑“刚才好像听你们说到路狄。”“天使”拿着筷子夹起自己餐盘里的牛柳,轻轻咬了一口,然后柔声问我们,“你们是要找路狄吗?”“是我们家佳琪”大嘴巴的英纱竟然大大方方接话,我神经骤然一紧,真害怕她把魔匣中那张卡片的内容原原本本念出来:星座猎手终极目标——路狄,爱上他,也让他爱上你!呜呜呜这么害羞的内容,怎么可以让“天使”知道?于是我猛地跳起,在英纱还没说出口的时候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啊那个对对不起我们要去老师办公室帮忙要先走了”我朝“天使”抱歉地点点头,瞎编了一个烂理由,然后不英纱的挣扎,拚命拖着她离开了餐厅。“你干什么?佳琪放开我!”出了餐厅,英纱一把推开我,也不管过往同学的眼神,大声地冲我嚷嚷:“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懂得把握,真是笨死你算了。”“对不起”我对将英纱拖出来这件事很抱歉,但是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某些原则,“可是我要不把你拖出来,你肯定会把我的事情全部跟跟他说我不想不想让他知道那些丢人的事情”呜呜呜在那样一个比天使还要美丽的男生面前,我本身就是个丢人的存在,如果让他知道像我这样的人要当上什么“星座猎手”,还要按照“猎爱魔匣”所说的去找一个叫“路狄”的人,还要他一定会鄙视我,而从此不愿意再跟我说话的,呜呜呜我才不要那样“原来你在担心这个”英纱挑了挑眉毛,“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替你保守秘密啦,刚才只是想试探一下他到底是不是路狄而已。”英纱会替我保守秘密?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相信?呃?虽然怀疑自己的死党是件非常不好的事情,但是对八卦事业狂热到愿意奉献出毕生精力的英纱嘴巴里真的没有秘密,她连自己弟弟的半裸图都能奉献给学校的八卦报社,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不过,她刚才好像说到路狄。“你是说‘天使’不不,刚才的那个男生就是路狄?”我惊讶地问英纱。“一定是!”英纱很肯定地点点头,“一,魔女说过,作为终极星座猎物的路狄具有超强治愈力,而那个男生很明显长了一张可以媲美天使的美丽面容,气质柔和,一看就是治愈系的男生。”是哦,我忍不住在心里点头,我第一次听魔女那么说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他“二,他是刚刚从国外转学过来的,所以学院网上没有关于他的信息很正常。三,你们有口香糖之缘。哦呵呵我分析的太合理了。”英纱说完,得意地自顾自大笑,丢下我一个人在一旁沉思。他会是路狄吗?其实,我很希望他就是路狄,因为如果是他的话,我想我能够从被白泽宇甩掉的伤痛中恢复过来。但是,他那样美好的人会爱上我吗?我虽然是女生但是还及不上他一半美丽,如果他穿上女装,一定会让我羞愧到想去撞墙的。路狄,路狄魔女到底为什么要让我把他作为狩猎目标?难度太大了吧!我皱着眉头使劲咬了咬下唇,我怎么看都非常明显地配不上他,无论是外型还是气质。“喂,佳琪,你在哪里发什么愣?目标就在眼前!”英纱笑完了,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一副十万火急的表情,“快点进去多给他留点印象,现在进去他一定还没走。”“不我我不要”我低着头,缩回胳膊,“我不敢”“为什么不敢,你又不是杀人犯,我又不是要带你去见警察。”英纱瞪着我,好像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生物,“你再磨蹭,小心让别人捷足先登,毕竟是那么耀眼的生物,而且还放在路希学院高中部这个女生如豺狼的地方,要是被别人抢去了,你哭都来不及。”“不不是啦英纱”我呐呐地开口,声音低得像蚊子叫,“你你刚才也说他是那么耀眼我我这么普通一定不行啦到时候被拒绝还不如现在就放弃。”“佳琪,你有点骨气好不好?真是被你气死了。”英纱受不了地拍了下我的头,恨铁不成钢地咬牙切齿,“刚才是他主动跟你打招呼耶,而且他也说了你们两个有缘不要这么没出息好不好?拿出你的勇气来!”呜呜呜,我低着头,被英纱骂得快哭了。可是英纱啊,你就算再骂我,我也拿不出勇气啊,只会越来越胆怯而已,呜呜呜“算了你就是这种性格,也是没办法的事。”英纱摸了摸我的头,安慰我,“这种时候我们只有借助猎爱魔匣的力量了。”我眼泪汪汪地抬头,使劲地点了点头:“嗯!”猎爱魔匣第一样宝物:爱之百步邂逅!教室里,我拿着那个奇怪的不明物品翻来翻去,怎么看都觉得这根本只是一个普通的计步器,只不过做成了奇怪的红心形,旁边还有个与之配套的魔力贴。“将魔力贴贴在想见的那个人身上,再将‘爱之百步邂逅’的计步器装在自己的鞋子上,即可在百步之内与对方见面。”英纱拿着说明书,用巨大的声音念着,引来正在教室午睡的同学们一阵不满的眼神,但是就算再不满也仅限于眼神,除非他们不怕某一天,突然看见校报上出现了自己无比丢人的照片。英纱念完说明书很赞赏的点了点头:“有创意,不愧是传说中的魔女。”“我们真的要用这个吗?”我不确定地拿起计步器再次左右看了看,还是觉得不太可靠,“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心诚则灵,魔女的宝物一定有用的先别说了,我帮你把这个装到脚上。”英纱说着拿起计步器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强行装到了我的鞋子上,等我反应过来想把它拆掉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东西就像原本长在鞋子上一样,怎么弄都弄不下来。“放心,接下来贴魔力贴的事也交给我吧,我会帮你贴到路狄身上。”英纱前所未有的积极,拿起魔力贴飞快地跑出了教室。剩下我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不安地盯着鞋子上那个大红心造型的计步器,十分担心它会不会像我之前去找魔女时遇见的那个很酷的家伙的车一样,突然冒出其他机关,然后爆炸呃,想到这里,我又开始觉得愧疚,那个很酷的家伙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他那辆跟他一样酷的跑车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好这个时候,刚跑出教室没两分钟的英纱突然又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佳琪对不起,我弄错了,把那个魔力贴不小心贴到白泽宇身上了。其实不能怪我,都是那个肖诗织太恶心,我忍不住想教训她一下没想到一不小心,魔力贴就贴到了白泽宇身上”“什么?”我惊讶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贴到了白泽宇身上?英纱,难道我要跟他百步邂逅吗?我会被嘲笑似的呜呜呜”还没等我哭出来,脚上的计步器突然发生一阵“滴滴”的提示音,接着一个充满热情的机械声在我脚上响起:“嗨,亲爱的试用者,想要追逐爱之脚步的你,爱情就在前方,来追逐吧,用我们热情的脚步”原本吓了一跳的我,听到这里,立刻被浓烈的丢人感掩埋住,这个东西到底在说什么?综艺节目还是说相声?还有,我要怎么办?任由它胡说八道下去吗?答案是当然不行,于是我开始用脚踢桌子,想把它撞坏。“哦这位同学,你的爱的脚步好猛烈,让我有些无法承受,不过要爱就要爱的猛烈,来吧,就这样,让你的爱更加波涛汹涌吧”变态的机器我真想哭班上原本在睡午觉的同学全部被我的动静吵了起来,围成一圈看热闹:“这次又是在搞什么把戏?”“让你的爱更加波涛汹涌吧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喂,佳琪同学,你是向往娱乐圈里发展,成为笑星吗?哈哈”太丢人,太丢人了!我几乎将头埋到了桌子底下,这时候那个变态机器又开始发号施令:“目标就在前方,去征服他,征服他,征服他吧来,抬起左脚,向前走,一二一”“哈哈哈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太好笑了!”“佳琪同学在哪买的?记得介绍给我啊,哈哈”“去征服吧,佳琪同学,快迈上你的征服之路吧”教室里的嘲笑声更响了。无奈之下,我只能快步跑出教室。“前方左转,十五步”计步器还在不停地发出指示,而不想跟白泽宇见面的我,只能往相反的方向跑。这是计步器好像开始不高兴了,发出一阵一阵的蜂鸣,并且开始骂我:“白痴,听不懂机器话吗?左转左转,不是右转!十五步,不是二十步!左转不对!现在应该是转身往后走转身往后走!白痴白痴白痴”现在的机器都已经开始有这么大的脾气了吗?我被骂得一愣一愣,但是就算被骂得再凶也绝对不能按照它的指令走,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见到白泽宇,被他嘲笑,与其那样我还不如被这个脾气不好的机器骂。“警告!警告!由于你坚决不执行指令,机器自动跳转到自我毁灭系统警告!警告”自我毁灭?难道难道难道又是爆炸?我吓得慌忙甩鞋子,希望把那个黏人的变态计步器甩掉,可是甩了一会儿,不但没甩掉,计步器大红心的机芯中还冒起了黑烟。天哪!现在是什么状况?要着火了吗?我急得上窜下跳,黑烟也越冒越多,最后竟然开始蹿出小小的火苗。真真的着火了,啊啊啊啊啊我该怎么办?正不知所措时,从教室里一路追过来的英纱冲着我大喊:“跳进喷水池里,不然你会整个被烧掉的快跳”是哦,旁边就是一个小型的喷水池,跳进池里就能灭火,呜呜呜英纱你真聪明,我转头感激地看了英纱一眼,然后纵身跳进了喷水池里。彭冰凉的池水被我砸出一片巨大的水花,脚上的火苗总算灭掉了,完全报废的计步器正在水里发出不甘心的“滋滋”声,而我在如释重负的同时突然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我不会游泳“救命啊”鼻子嘴巴里呛进了水,我躺在水池里胡乱扑腾着胳膊和腿,屁股碰上池底,硬硬的鹅卵石咯得屁股好疼呜呜呜我一定快要死了“出了什么事?”池边上传来一个柔软好听的声音,接着我听到英纱带着哭腔的声音:“佳琪跳下去了”再接着,身边传来跳水声,有人轻轻地抓住了我的手,在水里一把将我抱住。求生的本能让我拚命搂住那个人的脖子哇,这个人的皮肤真好,脖子上的皮肤如同上好的绸缎一般丝滑,沾上水里的清凉之气,让人爱不释手!于是我遵从自己的双手的意愿朝他的胸口摸去,呃,平的,竟然是个男生这么好的皮肤生在一个男生身上,真是浪费正在抱怨着,将我抱住的人从水里猛地站了起来,将我整个托出水面,哗啦作响的水声中,我慢慢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浅褐色的眸子。竟然是路狄!难道是“爱之百步邂逅”灵验了?魔力贴贴错了对象也能灵验,这就是魔女的魔力所在吗?“你没事吧?”路狄关心地问,他白暂细嫩的脸上沾满水珠,褐色的发一撮一撮粘在额头,水滴顺着脸颊滴下来,划过嫩白的脖子,没入被制服包裹住的胸口里。胸口我顿时脸红成一片,我刚才好像摸了他的胸口好像好像真的摸了“你的脸好红,是不是呛到水了,要不要去医院?”路狄的声音带着柔软的轻甜,就像他身上的味道,加上一身的水珠就如同一朵沾满露水的玫瑰,充满诱惑,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我窝在他的怀里,红着脸,小声的呢喃:“路路狄”路狄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扬起唇角绽放一抹绚烂的笑容,如同阳光下的水晶,耀眼到让人睁不开眼睛。“你为什么要跳下水池?真是个奇怪的女孩。”“我我”我慌忙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同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什么魔女,什么爱之百步邂逅机,他肯定不会相信,而且还一定笑我是个傻瓜呜呜好沮丧“喂你们两个到底要抱到什么时候?”水池边传来英纱不耐烦的声音,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被他拦腰抱在怀里,而我正不知羞耻地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身下水池里的水根本只没到路狄的小腿处轰脸在一瞬间着火,我慌忙从他身上跳下来,连滚带爬地爬出水池,拖动出一片哗啦哗啦的水声。路狄也跟在我身后爬上了岸,仍然不死心的跟在我后面问:“你到底为什么跳下水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如果有不开心的事可以说出来,也许我能够帮上忙哦。”“没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不小心掉下去而已”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一点微微上扬的尾音,像是在撒娇。听到这种声音,没人能够拒绝他的要求,但是此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她是为了见你,才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英纱冷不丁在一旁插嘴,“为了见你,路狄,她使用了从魔女哈里路亚那里弄来的奇怪发明,结果半路出了差错,差点着火,所以只能跳进水池里灭火。”“英纱”我慌忙去扯英纱的胳膊,可是这次已经来不及了,该说的话,她已经一句不漏的全部说了出来。呜呜呜就知道相信英纱会保密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在英纱眼里,秘密根本就是大家的,要大家一起分享才有意思。可是英纱,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你这种想法的,呜呜呜就像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个可怜的少女沈佳琪拜托,能不能帮我留点隐私?“你真是有趣。”路狄听完英纱的话竟然轻轻地笑了起来,白暂秀气的手摸了摸我湿漉漉的头发,带一点让人脸红的宠腻,“而且也很可爱。”接着他拉起我的手心,轻轻吹一吹,等上面的水稍微干一点儿,又从自己的制服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在我的手心上写下一串数字:“以后想见我,就直接打电话给我,无论我在哪里,都会立刻出现在你面前,就像守护天使一样,随时等待主人的召唤。”守护天使主人随时等待召唤我抬起头,看着他浅褐色的眸子无法置信地瞪大眼睛,静默了半天竟然鬼使神差地说出一句让我懊恼无比的话:“刚才那句话是抄歌词的吗?”他一愣,随即笑得比花还灿烂,要以摇头:“不是的,是我的真心话。守护天使是不可以欺骗主人的,否则会被折断翅膀,所以请相信我吧,守护天使的主人阁下。”他的神情很认真,让人很难怀疑。不是像白泽宇那样胡乱抄歌词来敷衍我,是真的真心话?能相信他吗?我握紧手心,在心里问自己,然后立刻有个声音在心理大声回答:我相信他,因为因为我心里早已经愿意相信他了。“喂喂,这里还有别人好不好?”正当我无药可救地自我陶醉时,英纱突然在一旁凉凉地抱怨,“而且快要上课了哦,两位同学。”“啊那个是哦”我慌忙退后两步,将写了路狄电话号码的手掌背到身后,眼睛躲躲闪闪地不敢看他的眼睛,“今天谢谢你。”“没有关系。”路狄说着揉了揉我的头发,温柔地微笑,“那么我去上课了,等待你的召唤哦。”“呃好”不等我结结巴巴把话说完,路狄已经转身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去了。心神恍惚地度过了一个下午,晚上我意外地接到了魔女的电话。“佳琪小朋友吗?我是愿灵屋的魔女哈里路亚,现在要进行猎爱魔匣的客户回访。”“呃?魔女?你真的是魔女?”“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童叟无欺请问你对猎爱魔匣里面的语言提示的宝物道具满意吗?”“呃那个我只用了爱之百步邂逅机,呃,怎么说呢,那个机器好像脾气大了点,它会骂人耶吓了我一跳”“那一定是你没按照指令去做,我设定了纠正程序,嗯,看来它相当尽责啊,哈哈”“尽责?呃,这个先不说我还有一点不明白,那个魔力贴贴错了人,为什么机器自己发现不了呢?”“你贴错了人吗?哈哈小朋友这就是你的问题了,自己的问题不反省,反而怪罪到别人头上,这样很不好哦”“那个这个也算了,最后为什么机器会着火?”“你是说自动毁灭系统吗?嗯嗯,我的设计理念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果没办法出色完成任务,就不如自己毁灭,机器也是有骨气的听你这么一说,看来小邂逅已经死了啊,而且死得相当惨烈,唉,算了算了,那是它自己的选择”“不是这样的,重点不是机器的骨气问题,是那样会给使用者带来危险,如果旁边刚好没有水,烧死人怎么办?”我皱了皱眉头,忍不住想起自己为了灭火跳进水池里,然后路狄跳下来救我的情景,“呃,当然我没有被烧死啦,但是我为了灭火还跳进了水池,路狄为了救我也跳了下去,害得他全身都湿透了厄,我的意思是说,这样是不好的啦我旁边有水池很幸运,万一没有水池呢?”“人会因为一台那么小的机器而被烧死吗?答案显然是不会。而且就算危险,只要脱掉鞋子就什么事都没有啦,我的发明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从小邂逅身上就能看得出来,它是部绝对完美的机器哈哈”“呃”“我已经了解了,佳琪小朋友,你的使用满意度为百分之百。”“”“欢迎再来试用愿灵屋出产的其他产品,姐姐会给你打八折的,再见!”“”就这样,回访电话以我长时间的沉默为结局很窘的结束了,盯着话筒约莫半个小时才缓缓回过神来的我,开始隐约担忧,猎爱魔匣里面的其他宝物,真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意外等着我。“回国后,你的身体好像很差”豪华的白色别墅里,一件同样豪华的大房间,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张超大的乳白色大床,床上趴着一个少年,少年半闭着眼睛,在傍晚的余晖中昏昏欲睡。夕阳笼罩下,一个少女靠在窗边闲闲地看着少年打趣:“看来你还是适合待在国外。”说完这句,她若有所思地笑了一下,“细想一下,你回来后,日子过得还真是风生水起,不是吃坏肚子,就是一身湿答答的回来,弄得自己感冒。不过,爱情好像也离你越来越近了哦。”“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少年在夕阳中抬起头,眸子中流动着一些说不出的光泽,浅浅的,带着无奈的意味,“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一个女生闭嘴?”“哦呵呵,喜欢说话的女生多可爱,让她们闭嘴最好的方法当然是用您的吻啊。”少女咂咂嘴巴,暧昧地瞥了少年一眼,看他似乎是真的很烦恼,便又笑了起来,“好啦,来做个选择题吧。”边说着,少女从身后的窗台上拿起一个大笔记本随便翻开,看着瘫软在床上像只猫一样蜷缩成一团的少年:“完成这个题目,我就不来烦你了。”少年没有回答,将脸贴在床单上,随手从床边摸出一只飞镖朝少女拿着的大笔记本射了过去。少女抬了抬眉毛,镇定地没有移动位置。(哆哆啦:大笔记本不是电脑哦!)啪一声轻响,飞镖稳稳地钉在了笔记本的某个角落。少女看着被飞镖射中的地方,扬起唇角,笑了笑。那是个女生的照片,眼睛很大,却看起来很呆,总体来说还算可爱。“好,就她了。”“你想干什么?”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少年盯着被自己射中的照片眯了眯眼睛。“明天你就知道了。”决定了某一件事,少年欢快地合上笔记本出去了。

现在我可以就着已有的线索抽丝剥茧梳理一下咱纷乱的心了——看到这里,最引人猜测的焦点谜题还是:小泷君这个谜样佳人大主角,重出江湖到底有啥不可告人的目的涅涅涅???且让本人慢慢梳来:

要讨论小泷为啥重出江湖,就要先考虑他当初退隐江湖的心路历程。根据零星线索可知:小同学自幼离开了亲妈,被人按在一个小山村里当万金散使,估计那段日子就是任人摆布救死扶伤咯。后来,因为他的存在导致村中乱了套,大家疯狂互掐,村子毁于一旦,小孩儿也进了孤儿院。从这时开始,他大概觉得自己的力量其实是个诅咒?然而,从后来逼他使用力量的那个胖警察的话中(胖警察说:快救啊!就像你一直做的那样),还是可以推测,他在孤儿院中大概也会三不五时地使用他的力量助人为乐吧——直到发生了那个悲剧。小孩儿是个超级倔性子,从小就看出来了不是?——胖警察在他幼年时绑架过他,想用他“来钱”,结果小家伙坚守贞操抵死不从。可是,胖警察经过了那一次前车之鉴,为啥还是低估了小屁孩儿的牛脾气涅?他以为捅伤小朋友的朋友,就能逼小朋友出手救人,是不是因为小朋友平时的表现都颇为良善颇像地球小朋友涅??然而胖子米想到我们的小朋友居然来自外星,他“像神一般的无情”。——你可以杀人俺就可以见死不救,你是为了你的欲壑难填,那俺是为了啥子涅?宁愿被你诬陷也不要和你玩,为啥涅?——因为你长得太丑老子看不上?因为害怕自己的能力曝光会给别人带来灾祸?还是仅仅因为我是个坏蛋,坏蛋不会做好事也不会救任何人?——怎么想都不会是第三个原因。于是被诬陷了,上法庭,宁愿牛个死罪出来也不为自己辩解一下,这又为啥子涅?——小孩儿想死?还是说,因为俺是坏蛋俺怕谁,坏蛋从来不会向任何人低头?——可这种牛头坯子大坏蛋也坏得太没水准啊。俺怎么还觉着他有点悲剧英雄牛鼻子味道?到他越狱之前为止,综合他的所作所为和无所作为,可以给他来个和太宰治相当的评价——消极抵抗,再来个和甘地相当的评价——非暴力不合作,再来个和董存瑞相当的评价——视死如归,再来个和耶稣相当的评价——神爱世人,阿门!…#皇牌天下,$%^@#¥%(囧囧有神),最后来个和杨贵妃相当的评价——倾国倾城……(Oh,我圆满了~)

掬一把辛酸泪,小朋友在何种心绪下坐了十年牢大致可以想见。然而他为啥子突然一抹脸子改头换面重出江湖了涅?——这还不容易看出来,不是为了那小子还有谁?(窃笑到花枝乱颤)——你看你看他!我们第一次见到他还是躺着的,一副睡了一百年还想永远睡下去的睡美人样儿,可是,听说了魔之手的事迹后便立刻站了起来。大概就在这一刻,他十年来(或许是一辈子以来)第一次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他不再觉得出狱毫无价值活着比不活更糟,暴风雨的计划在胸中滚滚酝酿……终于见到了魔之手,再看再看他!一早就站岗似的等在窗前,为了骗小老师上钩,那是怎样一副激动劲儿~!他这辈子何曾这样摇唇鼓舌地惑乱过一个人的心?平时牛得个二五八万总拿眼白和下巴对着一世的俗人坏蛋,这会子隔窗看向他的命运之神小老师,那舔舐般的火热眼神,那放机关枪似的花言巧语,明摆着“就是要把你搞到手”嘛!明明自称有的是办法出狱(随便想想,这决不是夸口),可是偏偏要骗你去杀人,为什么?——因为俺要修理你。可又为什么要修理小老师涅??可叹我们天真善良的小老师,竟然连起死回生这种话都会信,真是堪比纯/蠢洁小白兔!然而,除了纯/蠢洁的小白兔,又有能配腹黑的大灰狼???吃定啦吃定啦!一开始就注定吃你不吐骨头!(灭哈哈哈哈)

再来说小泷为啥要修理老师。现在想想,那位脸色不好的牢头叔叔应该算是小泷杀的,也可算是小泷和老师合谋杀的,但既然老师是被骗,那么归根结底还是小泷谋杀的。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小泷有生以来第一次杀人,杀得那个兵不血刃老谋深算阴险至极就甭提了。至此,他的消极抵抗非暴力不合作以及神爱世人的殉道者面孔一笔勾消,只剩下一张倾国倾城的恶魔脸。=v= 为什么悲情天使米迦勒摇身一变魔叉叉?消极遁世睡美人一爬起来就火凤燎原大革命了?他的心中发生了怎样的地动山移?值得探讨值得探讨!(哇,好像讲评书也= =|再来个“且听下回分解”就完满了囧rz...)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章 使用道具前先考虑道具的心情 皇牌天下: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