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线上娱乐 > dying to survive—有些人光是活下去,就已经花光了

dying to survive—有些人光是活下去,就已经花光了

文章作者:线上娱乐 上传时间:2019-09-27

看完电影立马就上豆瓣来看短评了。难得的一部国产良心剧,不是过于吹捧,而是对比近几年国内电影来说,现实的题材,演技炸裂的演员,在这个程度上已经进步很多了。很多人说的程勇转变的突兀,一个商人突然完成人性的升华这种话,我觉得这些其实剧情都是有铺垫的,程勇父亲自己得病,面对高昂的手术治疗费,他能够体会到看不起病的痛苦,他人性本是善的,起初卖药是为了赚钱给父亲看病,人性不是无私的善,也是可以理解的,正是因为他的害怕、他的利益心,才能刻画出小人物的真实感。前半段是为了赚钱顺带行善,而他从一个商人转变到一个肯做赔本买卖的人,是因为受益的死,这个转变并不是突兀的,面对曾经朋友这样的离世,他自责,所以他重新卖药,只是不希望更多的人经受受益这样的痛苦。如果他没有将代理权交给张长林,或许受益就不会这么快死去,就能听到孩子叫他一声爸爸了!这也是为什么要前期冗长的铺垫,是为了突出程勇对父子之情的重视,所以当受益说出,自己想活下去只为了能听到孩子叫一声爸爸,这一切的转变都合理了。

电影的前半段,因为一两个小幽默情节,影院里还偶尔会传出点点笑声。而慢慢的,电影院开始陷入死寂般的安静,再慢慢的,开始有哽咽声、抽泣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ttccc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从程勇跟吕受益第一次见面,我就再也笑不出来了——王传君的脸还是那张熟悉的脸,笑起来却已经完全不会让我联想到《爱情公寓》里那个有点呆愣的关谷了——吕受益一直在努力地微笑,虽然他的笑非常的勉强,但是他仍然一直在笑着:求程勇带药的时候他在笑,卖药的时候他在笑,就连五人散伙那天晚上,他依然试图用尴尬的笑问程勇:“都喝多了吧?”

两年后程勇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病折磨得不成人形了,可他一看到程勇,还是露出了那个熟悉的笑容:“吃个橘子。”于是后来看到黄毛蹲在楼梯边流泪边把一瓣橘子塞进嘴里的时候,我彻底泪崩了。

皇牌天下,吕受益是千千万万的病人的一个缩影。我一直觉得《我不是药神》的英文名太贴切了:dying to survive,无数的病人,他们走在死亡的道路上,但同时他们更加渴望活下去。They are dying,but they are still dying to survive。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理想,他们光是活下去就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于是生活中的每一点一滴美好,都变成了明天的盼望。吕受益趴在儿子的摇篮边轻轻地说:“刚查出病的那半年,天天想死。可是他一出生,一看到他,我就不想死了。”他还想听到孩子叫他一声爸爸,他还想做爷爷;黄毛最后剃掉了一头的黄毛,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却依然心怀希望……他们用尽全身的力气活下去,只因为他们相信,一定会有希望。

程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他的生活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也有他的难处。程勇的变化不在于他实现了自我救赎,而在于他内心蒙尘的善在与老吕、思慧、老刘、黄毛以及所有病人接触的过程中慢慢地褪去生活给它带来的污垢,最终才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英雄”。

一开始,程勇可以说是一个生活的loser,父亲病危,因为前妻要带儿子移民甚至大打出手。他走私卖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赚钱。在第一次在小饭馆会见所有的白血病群主时,他一开始是惊讶、无措的,估计他一辈子都没有被人称呼过“哥”;但是很快他就进入了自己的角色:他意识到这群人指望着他救命,他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勇哥”的姿态要求所有人摘下口罩;可是即使是在这个时候的程勇,在谈完事情之后,仍然掐灭了手里的烟;“烟”是程勇的一个标志:他几乎在每个场景都会点上一支烟,尤其是在自己得意的时候;这也为结局做了一个小铺垫。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dying to survive—有些人光是活下去,就已经花光了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