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线上娱乐 > 寒冷世界中的几点暖意

寒冷世界中的几点暖意

文章作者:线上娱乐 上传时间:2019-05-10

  可能是我老了,对《最爱》中惊天地泣鬼神的郭(富城)章(子怡)恋,我完全没什么感觉,我不认为他们是爱情,他们只是在绝望状态下的彼此慰藉。何况他俩演的都太用力。
  感动到我的反而是几个小细节。
  那个偷红袄的农民,临死前要完成自己对自己女人的许诺——给她一件红袄。那件衣服穿在那个发胖了的女人身上,系上的扣子又崩开了,女人幸福地笑着哭,农民幸福地笑着死去。我到这里想起之前他们在学校住的时候,被当众抓住的他躲在背阴处,等着章子怡过来突兀地出来要说话,但他没说出来,章子怡也没给他机会。
  他不是会偷东西的人,他只是没办法了。这种天性淳朴的人埋藏内心的爱的笨拙表达,才真的击中了我。
  那个孙海英演的前村支书,看上去有点疯疯癫癫。他丢了他的小红本,还有钱,但他说钱没关系,小红本才最重要,上面记着他一辈子不敢说的话。这个人梦游,梦游时像当兵出操一样喊口号、走正步。当他终于找到他的小红本的时候,他死了,小红本摊开在他手边,里面掉出一张他当兵时的照片。
  他的一生是有寄托的,死不死对他来说并不是种苦难。他是幸福的。
  濮存昕演的赵齐全,是个坏人,他当血头带领全村卖血导致多人被传染艾滋病,他发死人财,在艾滋病人门口刷“卖棺”的广告。在影片中他似乎没干过好事,甚至打自己的父亲。但有一个细节,在他父亲被人欺负的时候,他秘密在夜里与两个人见面,用一副高档棺木收买了那两个人,让他们放过了自己的父亲。
  赵齐全是个坏人,但并不比做三聚氰胺奶的城里人更坏。何况他的儿子被毒死了,而做三聚氰胺奶的人,可曾有过半点报应呢?在这部片子中,他的冷血也并没比其他某些村民——如小海——更甚。他对自己父亲的这种藏起来的温情,让我恨不起来他。
  郭章恋算是串起片子的一条线吧,但让人更注意的其实是郭章恋之外的东西:村民的冷漠与麻木、巨大的城乡差别、驻扎在人们观念中那种自轻自贱的想法,这些沉重的东西让这部片子有寒意,而上面所说的这几个细节,才让我在这无法呼吸的寒意中对人性还有了些希望。

最爱:用生命缔造爱的尊严

 如果让我说出今年最期待的电影,那当属顾长卫的《最爱》了,本想用实际行动去电影院看《最爱》,为电影的票房做点微薄的贡献,可是最爱放映期间去了电影院却没赶上《最爱》的场次,无奈直到昨天才通过电影网看了《最爱》。看完电影后让我不得不对电影导演顾长卫肃然起敬,与导演的前两部电影《孔雀》和《立春》一样,《最爱》也是用了很朴素的电影镜头,讲诉小人物的故事,但却在小人物身上透露出人性的大爱。

 

电影《最爱》讲诉的是艾滋病人的故事,一个叫娘娘庙的小山村,人们因为卖血而得上热病(艾滋病),影片从一个小孩的意外死亡开始了小山村的集体悲剧,血头赵齐全是让村里人得热病的罪魁祸首,所以有人将赵齐全的儿子毒死。赵齐全的弟弟赵得意也得了热病,赵齐全的父亲老桂桂要给全村得热病的人谢罪,除了磕头认错外,决心要照料他们的生活,便将所有得病的人聚集到了一个破学校,开始了艾滋病人的集体生活。老桂桂的儿子赵得意在学校见到了同样被遗弃的叔嫂商琴琴,两人惺惺相惜,发生感情。

 

导演用一种很淡定的态度来描写这些得热病的人对生命的态度,他们都知道,自己将要死亡,却很从容的聚集在一起,用赵得意的话说:多活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天就赚一天。然而为了突出他们是一群将要死的人,导演又让这里的所有得热病的人都有一种精神上的寄托,来彰显他们的生命的韧性,比如孙海英演的四伦叔,他的寄托是一个红本本,当红本本丢失,四伦的生命也告以段落,蒋雯丽饰演的粮房,他的精神寄托就是粮食,所以当花脸猪偷吃了她的粮食,她也离开了人世,王宝强演的大嘴,他的寄托是一个喇叭,当他的喇叭没电了,他也心灰意冷的说自己快没电了,老疙瘩就想得到一件红袄,当媳妇在自己面前穿上那件红袄时,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而对赵得意和商琴琴来说,让他们活下来的精神寄托不仅是他们的爱,更是他们爱的尊严,所以他们死前都在争取他们能拿到一张结婚证,让他们的爱被全村人承认。这种爱的尊严无疑是用生命来换得,反而彰显了这“爱”之“大”,之“最”。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寒冷世界中的几点暖意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