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线上娱乐 > 想到死亡,一切都是可笑的。 ——伯恩哈德

想到死亡,一切都是可笑的。 ——伯恩哈德

文章作者:线上娱乐 上传时间:2019-05-10

虽然公映的成片被众所周知的原因弄得有点面目模糊,但仅凭它在中国文艺电影普遍阴暗沉郁的基调里,稍稍走出一点绝望狂欢,就足以肯定它是一部不错的电影。比起《立春》对文艺青年的人文关怀,《最爱》对特殊人群的关注可能更令人信服,我说的这个特殊人群不是指艾滋病人,而是农民艾滋病人这一群体。要研究中国人,研究中国社会,农民是无法回避的根本。《最爱》解剖最深的还是农民,而不是艾滋病人。它给了农民一个特殊的“情况”,迫使这个群体被动的去直面死亡,这一刻戏剧就开始了。 我见过赵得意这种人,郭富城把这个角色演绎得已经非常好,好到足以为他争取一个影帝的名额。但是,我肯定他穷尽一生也无法理解他所饰演的这种人。这种人在乡下被称为“二流子”。远比郭富城表演的更加无耻,更加无赖,更加为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而不择手段。每个村都会有一个著名的二流子,他们不要脸,他们仅凭最原始的生命冲动活着,生命只有三件事:吃喝操。尊严和荣誉在他们那里不具有任何意义。也正因为这些宏大的精神概念不具备意义,反而使他们获得了一种肉体狂欢的资格。“二流子”是背叛者,背叛道德,背叛秩序、文化、政治、制度,只要制约或框限碰到了他的生命原力,他们就会义无反顾的破除它。用一种泼皮式的无能的力量。顾长卫在此基础上给加一个强悍的对手,那就是死亡,死是无敌的,哪怕你是个厉害的无赖,你也打不过死亡。一阵无赖泼皮的狂欢,一阵面对死亡的严肃,人性,农民意识,知识分子关怀,生命原力都在这一松一驰当中荡漾开来。 死神姜文开着命运的滚滚火轮严肃的冲向赵得意,赵得意却像一只不知死的猴子,顽皮的跳跃调戏起来。绝望的狂欢,无奈又无力,裹挟着一丝对死的愤怒,用挑逗的形式表现出来。虽然这电影不断地用一些古怪荒诞的段落提醒观众,这是一部魔幻主义的文艺作品,但是就一个中国人来说,却看在眼里全是现实主义。 濮存昕老师一举改变了我对中国演员的认识,我为他骄傲。这几十年的舞台没白摔打。造型与表演浑然天成。也许影帝最终只能是郭富城,但是我们知道最好的表演在濮存昕这里。希望他多参加电影,成为不出世的传说,陶泽如老师驾驭这类角色也是举重若轻,润物无声,中国男演员们已经到达足够的高度严阵以待,接下来就看中国导演和中国编剧了,当然在这之前,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前提,我就不提了。我是在电影院里看的电影。必须支持这样的电影,哪怕他还不够好。必须支持文艺片用大规模的明星,实力派偶像派。

       最近网络有一句流行用语,就是关于最爱体:“我们结婚吧,趁活着”。每当看到最爱体,总是有一些酸楚,有一些感动。
    今天很有幸参加了《最爱》的首映式和明星见面会,亲眼见证了最爱体是怎样诞生的,同时还见证了影片的导演顾长卫,片中的明星:国际巨星章子怡,老好人濮存昕,还有顾长卫的夫人蒋雯丽。
皇牌天下,这是顾长卫导演的第三部作品。他的三部作品有两个共同的特点:第一就是片名都是两个字;第二就是每部作品都是反映小人物,而且每部作品都会精雕细琢,力求完美。
    作为颠覆常规的爱情片,《最爱》讲述的是一件旷世奇恋。在一个闭塞的小山村,一群得了艾滋病的特殊人群被封闭到一个小学里,男主角赵得意(郭富城饰演)和主女角商琴琴(章子怡饰演)由相互吸引到相恋相爱,冲破世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踏进婚姻的殿堂。尤其影片最后商琴琴一遍遍朗读结婚证的镜头,感动了所有观众。
    顾长卫是个善于讲故事的人,他的电影从来都是好评如潮。《最爱》就是通过他的导筒讲述了这么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讲述了人性。不管什么样的人,生活都是一样样的,吃饭穿衣,还有就是爱,就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爱还是能够战胜一切,爱就是人类最伟大的感情。
    除了颠覆常规,影片中的各位主演也是十分抢眼,无论是男女主角郭富城和章子怡的精彩表演,还是颠覆个人形象的蒋雯丽和濮存昕的表演,简直太出彩了。
    最后让我们再来温习一遍最爱体:“我们都好好活着吧,趁现在还不到2012”!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想到死亡,一切都是可笑的。 ——伯恩哈德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