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运动健康 > 中医脉象之长脉

中医脉象之长脉

文章作者:运动健康 上传时间:2019-06-27

短脉亦具有单因素的一个脉象,它的特点是脉体短绌。它与长脉是相对的。短脉见于古医籍亦很早,它与长脉可以说是同时,它与长脉是有相同重要意义的。

长脉亦是具有单因素的一个脉象,它的特点是脉体长。长脉见于古籍亦很早,尽管早期没有记载它的指征,但《内经》、《难经》中是屡屡提及的,说明它是一个重要常见的脉。

《内经》、《难经》所提到短脉的经文见于长脉所引,虽然没有提出短脉脉形,但一些联系和论述,尤其是与长脉对比(长脉亦是如此)亦给后人以启发,《脉经》的二十四脉中设有短脉的问题解释及看法见长脉。《中藏经》开始记载长短二脉的脉形,对短脉说是:“短人脉短。”这还不能算是很具体的对病脉脉形的具体形象说解,伪《脉诀》说:“短者阴也,指下寻之,不及本位日短。”这是很确当的,得到后世的承认。李时珍虽然亦对《脉诀》全书持否认态度,但在《濒湖脉学》上一开头就引用了《脉诀》不及本位的说法。其他脉书说法亦大都相似例如:《察病指南》说:“指下寻之,往来短曰短。”“不尺本位亦曰短。”两句话实际是一个意思。《诊家枢要》说:“短,不长也,两头无中间有,不及本位。”《外科精义》说:“短脉之诊,按之则不及本位。”其他如《脉诀指掌》、《医经小学》、《医学入门》、《太素脉秘诀》、《脉语》、《新著四言脉诀》、舒诏《辩脉篇》、《脉法统宗》、《三指禅》、《诊脉三十二辨》、《脉如》等书都引用了不及本位之说,《濒湖脉学》、《四言举要》、《脉诀汇辩》、《诊家正眼》、《脉诀启悟注释》、《脉确》、《医灯续焰》、《脉法统宗》、《医醇剩义》等书又提出“不能满部”但两者含义并没什么明显的区别。

在《内经》提到季节脉时已见到长脉的一些端倪,例如在《索问·平人气象论》上说:“平肝脉来,软弱招招,如揭长竿末梢,日肝平,……如循长竿,日肝病……”又如《素问·玉机真脏论》:“……故其气来,软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日弦,……”《难经·第五难》的提法亦大致相同,当然这种说法还不能与弦脉完全分开,正式提出长脉在《内经》上亦不少,例如:“夫脉者血之府也,长则气治,短则气病,数则烦心,大则病进……”(《素问·脉要精微论》)“心脉搏坚而长……肺脉搏坚而长……,肝脉搏坚而长,……胃脉搏坚而长……,脾脉搏坚而长……,肾脉搏坚而长……”(《素问,脉要精馓论》)。在《难经》上有“……然牢而长者,肝也。……谓浮、沉、长、短、滑、涩也……”(《难经·第四难》)经言“少阳之至乍大乍小,乍短乍长;阳明之至,浮大而长;太阳之至,洪大而长;太阴之至,紧大而长;少阴之至,紧细而微;厥阴之至,沉短而敦。”(《难经-第七难》)。按此文亦见于《素问,平人气象论》但阙三阴经之文。又如:“诊病若闭    不欲见人者,脉当得肝脉,弦急而长,而反得肺脉,浮短而涩者,死也。”(《难经-第十七难》)“……脉居阳部,而反阴脉见者,为阴乘阳也,脉虽时浮滑而长,此谓阴中伏阳也。”(《难经·第二十难》)

关于形象的比喻描述在短脉不多,在《脉诀刊误》中说:“如龟缩头曳尾之状。”《四诊抉微》说:“如龟藏头缩尾。”《诊脉三十二辨》中提到:“状如米粒日短。”亦可备参考。《脉诀刊误》说:“以其阴阳不及本位,故日短,若关中短,上为寸脉下不至关,下为尺脉上不至关,是阴阳绝脉,此皆不治决死,故关中不以短脉为诊。”《医灯续焰》说:“唯其不能满部,乃见短脉,气不足非病而何,然此唯尺寸见之,设若在关而不满本部,则与尺寸不相接矣,理无是脉。”按关脉确不应出现短脉,但后世脉法有左手关前为人迎,右手关前为气口,两手关之后为“神门”之说,见《四言举要》,实脉是指寸关之间并说:“人无二脉,病死不治。”在临床及偶然的情况下,可以见到这种中断的脉确是决死无疑的。但从性质上和指感上都应当是断脉而非短脉。

《内经》、《难经》虽然没有正式提出长脉脉形,但一些联系和沦述亦给后人以启发,因而迢迢、长竿等都为后人作为长脉脉形的解释了,在《脉经》的二十四脉中没长短二脉,这可能是在内、难中长与弦联系密切有分有合,而短又极易与涩脉相台,故尔《脉经》就没有另立长短二脉,但揆诸实际,长短二脉还是有它们独立意义的,故而后世脉书多数是有长短二脉的。

短脉可以与一些其他脉象因结合而构成其他具有复合因素的脉象,例如黄官绣的《脉理求真》说:“凡微、涩、动、结皆属短类。”实际除动脉如豆具有短象外,其他数脉都是易兼短象而非绝对的。

正式提出长短二脉并记载了它们的脉形是自《中藏经》开始的,说是“长人脉长”,这还不能算是很具体的对病脉的解释,另外《中藏经》是宋人伪撰,亦非华佗所著,再就是伪撰《脉诀》提出:“长者阳也,指下寻之,三关如持竿之状,举之有余,日长。过于本位亦日长。”除“举之有余”不确当以外,基本上对脉形的说解还是对的。李时珍的解释是:“不小不大迢迢自若,如循长竿末梢为平。如引绳,如循长竿为病。”又说:“过于本位脉名长。”(《濒湖脉学》)李时珍肯定了过于本位这个提法是很正确的。因为长脉亦和缓脉有相类似的一个特点,就是它可以是正常脉,亦可以是病脉,故尔在正常脉形的基础上,加上过于本位是正常人出现的长脉不算病脉,且果既过于本位,力度又强则是长脉的病脉,李时珍说:“实、牢、弦、紧皆兼长。”实际这些脉不一定都有过于本位的脉形,实、牢、紧兼有弦的因素是肯定的,前人所提实、牢等脉的长是受古人弦长不甚分别的影响,因此亦认为与弦紧都兼有长了,紧确实是弦再加上一些条件所构成的。

在短脉的说解中历代医籍亦有一些不够准确,乃至错误的说法,不可不辨。例如:《脉确》说:“日短,不能满部,两头缩缩。“本位不能及,缩缩其形短。”舒诏、陈修园等人亦提到具有“缩”这一因素,但临床上可以见到有收缩表现的脉,它是久按之后无论从大小、长短、浮沉、力度等上看都是由大而小,由长而短,由浮而沉,由有力而无力,这是本虚标实证或是假实证的脉象,这不能算是短脉,短脉应当应指即短。黎民寿说:“长短未有定体,诸脉举按之都过于本位者为长,不及本位者为短”。这种说法概念是错误的,长短亦即过于本位和不及本位这就是它们的定体。陈修园的《医学实在易》说:“短脉是上不及于寸,下不及于尺。”他亦许是寸、尺皆有所不及亦即两头短的意思,但从文字上极易误认为是关脉之短,上到不了寸,下到不了尺,所以起码说是语病很大的。《崔氏脉诀》说:“短则不及,来去乖张。”《脉诀》说:“短不及本位,来去乖张日短。”这个乖张的形容词是非常不具体的。不能做为一种技术的指标来使用。当然后人亦没有再沿袭这一说法。《太素脉秘诀》说:“举时有数。”数的说法是错误的。《通雅·脉考》说:“其来迟滞。”《洄溪脉学》亦然。《医宗说约》说:“中有傍无。”《脉诀汇辨》、《诊家正眼》、《脉诀启悟法释》等书提出”涩小”,《沈氏尊生书》提出“沉”;《脉论要篇》说:“两头沉而中间独浮也。”《中国医学大辞典》说:“沉而不及也。”《三指掸》说:“满滞”等等。凡此种种都是错误的,短脉就是指下脉体短,它是个单因素的脉,它不可能加其他条件因素,否则只能是混淆概念模糊认识,使简单明确的问题无谓的复杂化,形成对短脉说解的错误。

历代脉学书籍所说长脉脉形,虽然有简有繁,但大多与《脉诀》、《脉学》相似。如崔氏《脉诀》说:“过于本位,相引日长。”《诊家枢要》说:“长,不短也,指下有余,过于本位。”《脉诀图说》说:“长脉,不小不大,迢迢自若。”《医学入门》说:“长脉过指出位外。”《太素脉秘诀》说,“过于本位,通流而长。”《脉诀汇辨》说:“长脉迢迢,首尾俱端,直上直下,如循长竿。”《医碥》说:“溢出三指之外为长。”《医灯续焰》说:“脉位有三,寸关尺也,长则透出本位,唯其透出,乃见长象。”可见长脉的特点主要是过于本位。有很多书指出过于本位这一条件就不一一列举了。经脉本来是如绳无端的,但临床诊察时脉象又确有长、短的现象出现,对此何梦瑶在《医碥》中曾说:“长,溢出三指之外,按扣之脉,由胸中行至大指端,非有断截,本无长短可言。然脉体有现有不现,不现者按之止见其动于三指之内,现者见其长出于三指之外,则长短直分矣。”确实是道出了这一事实,有现有不现是由于生理、病理等原因所致,亦是征诸实际凿然可信的。

皇牌天下,根据历史文献及对其分析考证,结合临床实践、实验等经验体会,拟订短脉的传统指标应为:

长脉,亦有一些不准确,或带有错误的说法见于历代书籍,例如:长脉诸家多不按寸关尺分部,如要分部亦只可能是见于寸和尺,不能见于关脉,这道理与短脉是一致的。但有些书却有关脉的长脉,《脉诀刊误》说:“过于本位,谓或尺,或关,或寸过于一指之外,此各部之长脉。”《脉诀》说:“三关如持竿之状。“是寸关尺连超来说当然可以,如果分开来则关没有出现长脉之理,戴同父刊《脉诀》之误,此处却是《脉诀》不误,他自己误了其后如《古今医统》、《诊家正眼》等书亦有关脉的长脉,当然亦是不对的。

1、短脉为具有独立意义之单因素脉象。

长脉的条件是惟一的,因为它是个单因素脉,有的书上提到其他条件是不对的。如《脉诀》提出:“举有之余”这是羼人了浮的因素。《外科精义》提出:“提之则洪大而长。”这是羼人了洪脉的因素。《脉诀指掌》、《医经小学》提出了“流利”,这是羼人了滑脉的因素。《古今医统》提出:“长为气治,兼诸濡滑为平。”这是羼了濡滑二脉的内容,原于《素问·玉机真脏论》的“软弱轻虚而滑”等说而来的,但那是说春天的季节脉不是说典型的脉,都无补于长脉的说解,而且混淆了长脉的形象。

2、短脉脉形只以指下感觉的长度言,不包含其他因素,短脉与长脉及正常脉的长度感觉构成不同长度之脉度。

关于长脉还有三个具体问题须要分析说明,一是长脉究竟多长的问题;一是搏指与否的问题;一是余韵的问题。

3、短脉只能于寸尺两部见到关脉不可能有短脉。

长脉究竟应该有多长,应当说是在指下有过于本位的情况就算长脉,但后世医家有缘《难经·第二难》中“覆溢”二脉为说的,《难经》原文为:“脉有太过,有不及,有阴阳相乘,有覆有溢,有关有格,何谓也?然关之前者,阳之动也,脉当九分而浮,过者法日太过,减者法日不及,遂上鱼为溢为外关内格,此阴乘之脉也。关以后者,阴之动也,脉当一寸而沉,过者法日太过,减者法日不及,遂人尺为覆,为内关外格,此阳乘之脉也。故日覆溢,是其真脏之脉;人不病而死也。”说明上鱼人尺是真脏脉,长脉是正常脉或一般的病脉,从形象到性质它都是没有这么严重的,但亦许“好古”吧,有些书还引用了《难经》的说法,如《四明心诀》说:“如无病而上鱼际,寸与尺等露而不陷也。”《脉理求真》说:“长则指下迢迢,上溢鱼际,下通尺泽。”它们将上鱼,人尺作为长脉必备条件是不适当的,但临床上偶尔确可见到上至鱼际的长脉,尤其是弦长脉,病情亦不一定像《难经》说的那么严重,而下尺的问题恐无可能,因为自尺脉以下动脉血管隐伏内里很难设想能像寸关尺那样,直到臂弯仍然摸得很清楚,像长短、浮沉,迟数、滑涩等脉本来就都有程度上的不同,但是到一定程度就能做为定脉的根据,如六至为数,三至为迟等,长脉亦是这样过于本位就是长脉,极个别的可以上至鱼际,但不能将上鱼人尺定为必具条件,那样就会漏掉许多临床上的长脉。何况这个条件还是不可能的。

4、短脉的指感为寸尺两端较正常脉为短,不及本位,不能满部。

关于长脉搏指与否的问题,后世诸家有的说是搏指有的说是不搏指,例如《通雅-脉考》说:“长如长竿,过于本位,而不搏指。”黄琳的《脉确》说:“迢迢自苫指间长,倘带搏坚便失常。”这可能是根据《内经》所提出的“搏坚而长”为病脉(见前文引《素问.脉要精微论》)。若然,凡搏者,搏坚为病脉之长,不搏指则为正常人可见之长脉,这可供临床分析参考。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运动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医脉象之长脉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