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运动健康 > 吴晓灵:央行一直在执行中性货币政策

吴晓灵:央行一直在执行中性货币政策

文章作者:运动健康 上传时间:2019-11-08

李德尚玉

美联储呼之欲来的加息是否会制约中国货币政策空间?渐趋均衡的人民币汇率是否还会再度下滑?财税制度改革,债务风险纾解有无良方?

3月2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表示,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并不是向一个宽松方向发展,央行其实一直在执行中性的货币政策。

11月9至10日博鳌亚洲论坛金融合作会议期间,中国人民银行前副行长,现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接受了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小范围中外媒体采访。

针对市场上关于央行两次降息的误解,吴晓灵表示,市场上的误区是,把央行货币政策的操作手段,当成了货币政策取向的变化。吴晓灵表示,去年中国货币政策的目标是M2增长13%,今年也会确定一个目标,如果这个数字不变,也就说明货币政策的取向没变。

在她看来,当前市场头寸和银行间流动性并不短缺,短缺的是市场投资信心,因而重要的并不在于货币政策是否进一步放松,而是应通过市场出清,消除过剩产能,依靠经济结构调整而非政策刺激来恢复投资信心。

什么是中性的货币政策?

吴晓灵认为,就财政政策而言,应该通过减税,让企业扩大盈利空间进而增加投资意愿;同时减少直接投资,把更多力量用在保证社会底线上,让“市场出清”的企业职工获得妥善安置。

什么是中性的货币政策?吴晓灵解释称,货币的供应量要加上GDP的增长量,加上预计的通货膨胀量。一般情况下,去年CPI是3.5%,今年还没有公布,经济增长的速度加上CPI的预计增长量,然后存在2%~3%的不确定因素。只要我们的货币供应量按照这样的一个标准在控制,我认为它一直是一个中性的货币政策。

降准跟放松货币政策不是一回事

吴晓灵介绍,西方国家除了货币供应量M2以外,还会按照货币政策目标利率,就是联邦利率,或者同业拆借市场的利率。只要利率水平目标不变,就说明政策的松紧程度不变。每一次,大家关注美联储的会议都是关注利率的变化。

《21世纪》:央行自去年11月至今已进行六次降息降准双降操作,但似乎效果有限?

在吴晓灵看来,中介目标的确定表示了货币政策的取向。为了实现这个中介目标,有时央行会采取大量的措施。她举例称:“比如,当外汇大量进入时,央行必须对冲基础货币,即是提高存款准备金率。那么现在,外汇储备已经没有大幅度上涨了,甚至有时候还会下降,这个时候外汇占款就会减少,这时央行吐出货币的手段,就会从单一的外汇占款变成公开市场上买卖债券,再贷款再贴现。央行会通过多种手段向社会吐出基础货币,也不排除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吴晓灵表示,只是用这个手段来满足社会上的适当流动性的需要,银行间的流动性大家应该更多观察银行间利率。特别是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时的利率,是往高走还是往低走,这才能够更好地表现货币政策的松紧。

吴晓灵:货币政策并非万能,降准和降息的目的也是不完全相同的。利率下降确实是因为经济发展减缓,企业收益率和承担高利率的能力也在下降,为了鼓励企业更好地去投资,就有必要调降利率水平。

吴晓灵称,现在央行采取的差别存款准备金率是一个结构性的手段,也只是在财政政策做结构性调整不够给力的情况下的一种补充。因而央行的货币政策整体上来说应该是一个总量政策,结构政策只是阶段性的、辅助的手段。

至于存款准备金率,在传统经济体制下,是轻易不动用这个工具的,但是这12年来,人民银行一直在频繁动用存款准备金率,是因为人行为了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被动吃进很多外汇,我们的外汇储备从2003年的2000多亿积累到了现在3万多亿。

如何应对当前金融风险

可以说到上次金融危机之前,人民银行基本上是通过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来对冲我们由于过多储备外汇而吐出去的基本货币,这是一个中性的政策,不存在紧缩。

当前背景下,吴晓灵还谈了自己对金融风险和财务风险的看法。

从2009年之后,吃进的外汇少了,特别是到2011年基本上开始是外汇储备逐渐在下降,到现在下降的比较多一些,这是因为中国的基础货币吐出渠道发生了变化,原来是通过买卖外汇就把基础货币吐出去了,吐的多了就要通过存款准备金率上升来对冲掉;现在是因为外汇储备基本上不再增加,或者增加少了,甚至在下降了,这时候基础货币市场上的基础货币来源渠道就变了。

吴晓灵认为,当前经济进入了新常态,随着国内国际形势的变化,中国经济的增长开始放缓,资源生态的约束和人民需求的变化也使得中国必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实现经济结构的调整。应寻找新的增长动力和增长点,放松市场管制,给市场主体权,守住减少负外部性的红线,就可以释放自主的红利和动力。

最近几年央行提出短期借贷便利、中期借贷便利、补充抵押贷款等等,通过这些再贷款的方式向外提供基础货币,但是这个量也不太够,所以需要降存款准备金率,补充基于正常需要的基础货币不足。所以,这个跟放松货币政策不是一回事。

在吴晓灵看来,中国现在和亚洲金融危机时期相比,发生了两个特别大的变化:第一,社会保障体系比那时候完善得多,农村社会保障和城市里的居民职工社会保障已经建立起来了;第二,中国政府在创办企业和扶持小微企业方面,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现在办企业注册资本金能够逐步到位注册就可以成立,政府也提高了小微企业免税的金融比例。

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中性

“还有一个方面,现在年轻人创业的热情较高。这些都能够为老百姓的安居乐业提供一定条件。所以既要看到困难又要看到有利条件。对于金融风险来说,最主要的金融风险是风险积累,以及加快处置僵尸企业的力度,减少不良资产的积累,释放有效的信贷。”吴晓灵表示。

《21世纪》:鉴于明年财政政策刺激空间已日益逼仄,可能更需要货币政策来为经济保驾护航,你怎么判断我们的货币政策取向和前景?

吴晓灵认为,如果不抓紧处理银行和企业的不良资产,尤其是僵尸企业。按照8%的利率来说,一年之内不良贷款就以8%的速度在增加。如果将其停止了,加快对其处置的力度,能够展期的展期,能够减息的减息,能够停息的停息,能够免息的免息,甚至能够打折的打折,或者是让它破产,看起来是比较严厉的方法,但是通过银行来加速处置这些不良贷款减轻企业负担,让还能够发展的企业发展。

吴晓灵:央行一直是在根据我们的中间目标进行调控——就是M2增长12%左右,所以应该说央行的货币政策取向并没有发生变化。

其次,要妥善处理财政债务的存量。吴晓灵表示,尽管对新增债务来说是要严格控制的,但是我们已经有了那么多存量,应该通过重组和置换的方式,以时间换空间来解决财政战略问题。我们通过在风险处置的过程中,完善法律法规明确责任,这样才能够建立市场秩序。

降低利率确实是在放松,能够鼓励企业资金更多用来投资;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其实是央行在用另外手段向社会提供必要的基础货币,货币政策的取向还是中性的。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运动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吴晓灵:央行一直在执行中性货币政策

关键词: 皇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