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皇牌天下 > 运动健康 > 张锡纯托冉雪峰带徒

张锡纯托冉雪峰带徒

文章作者:运动健康 上传时间:2019-05-10

冉雪峰客观评价《医学衷中参西录》:“按张君此书,以方为主,附以解说验案。全书之方,均系自拟,其有定方,均另加减,期不苟同,可谓独树一帜者。所拟方药多有创解,主论多委曲尽致,诚年医刊之卓卓者。但创立新方,颇不易……所解说病理,除大气陷为所独得外,如伤寒温病之火者,尚多错误,其余自桧以下,更无论已。附录医案太夸,反启人疑。学理而确,难无验案证明,明眼人自能辨之。学理而差,虽验案累累,人其谓之何(时逸人前在渝向予言其案无一真者)。予则不问其真假,惟辨其是,非故直以己意漫为批评。方今医学晦盲,茫茫海内,得一知己良足欣慰,何忍议礼成讼,校书成仇。然为明道计,活人计,不得不尔。今张君已归道山矣,九泉有知,应亦许予为直友也。”由上可见冉雪峰对老友、对学术之态度。

张锡纯(1860~1933)中国医学家。中西汇通派代表人物之一。字寿甫。河北盐山人。出身于书香之家,自幼读经书,习举子业,两次乡试未中,遵父命改学医学,上自《黄帝内经》、《伤寒论》,下至历代各家之说,无不披览。同时读了西医的一些著作。1911年曾应德州驻军统领之邀,任军医正,以后任过立达医院院长、直鲁联军军医处处长等职,1893年第二次参加秋试再次落弟后,张锡纯开始接触西医及其他西学。1904年,中国废科举,兴学校,张锡纯成为盐山县唯一可教代数和几何学的教员。此时张氏开始接触西医及其它西学。受时代思潮的影响,张氏萌发了衷中参西的思想,遂潜心于医学。1900年前后十余年的读书、应诊过程,使他的学术思想趋于成熟。1909年,完成《医学衷中参西录》前三期初稿,此时他年近50,医名渐著于国内。1912年,德州驻军统领聘张氏为军医正,从此他开始了专业行医的生涯。1918年,奉天设近代中国第一家中医院――立达医院,聘张氏为院长。1928年定居天津,创办国医函授学校。由于他有高明的医术和特殊的地位,医名显赫。张锡纯治学虽多创论,然措词婉转,鲜直斥前人之非,与同道多友善,不好贬人贵己,不好大言傲人。中西医论争势若冰炭时,仍本其夙志,撰文论中西医理相通,医界不宜作意气之争,人且以为系中庸之道。但张锡纯对误人至死的庸医却当面斥之为投井下石者,毫不留情。此虽激于义愤,亦可见其忠厚至诚,对患者极端负责。他处世为学以“志诚”为信条,故书屋名“志诚堂”。 张锡纯不避劳苦,自奉甚俭,常念学与年俱进,终生治学不辍。虽至晚年,每为人合药饵,必躬自监制;修订著作及复信答疑不肯假手他人。又力辟医不叩门之说,每遇疑难重证,辄辗转筹思,查考书籍,一旦有定见,虽昏夜立命车亲赴病家调治。即或病在不治,亦勉尽人力,每救疗至殓服已具,不肯稍有懈怠。时人称之为一代大师,实当之无愧。 张锡纯成名较晚,而桃李半天下。及门弟子如隆昌周禹锡,如皋陈爱棠、李慰农,通县高砚樵,祁阳王攻酲,深县张方舆,天津孙玉泉、李宝和,辽宁仲晓秋等均为一方名医。私淑其学问者不可胜计。当时国内名中医如汉口冉雪峰,嘉定张山雷,奉天刘冕堂,泰兴杨如侯,香山刘蔚楚,慈溪张生甫,绍兴何廉臣等均常与张锡纯讨论学术,为声气相孚之挚友。近代影响较大的中医杂志多聘其为特邀撰稿人。代表著作代表著作《医学衷中参西录》是其一生治学临证经验和心得的汇集。由学苑出版社出版的《张锡纯医案》,是通过对张锡纯1909年所撰的《衷中参西录》研读与实践所得的一部张氏医案,书中从诊症、辨治、方药到方解、按语,明了清晰;书後附有本书作者撰写的“张锡纯医学思想探讨”等系列文章及张氏自拟方索引,既使人看到了张氏精湛的医术与仁厚之人品,也通过作者的笔加深了人们对张氏医学思想的理解。目前所出版的张锡纯著作,多为将全部著作汇为一册的厚重开本。而本次分卷出版恢复张锡纯生前对其医著的分册原旨,将《医学衷中参西录》系列医著分为五册:处方篇、药物篇、医论篇、医案篇、伤寒篇。并在完全尊重张锡纯原意、原文的基础上,通过现代编辑手法,让该书的“层次更分明,眉目更清晰。”

冉雪峰与张锡纯神交颇久,一直保持书信往来。张锡纯在离世之时嘱咐未出师之弟子张方舆、孙静明和李宝龢去随冉雪峰继续学习。三位弟子确实遵愿拜冉雪峰为师,但主要是书信往来请教。据查,张方舆与孙静明均成为一方名医,李宝龢尚无资料可考。张方舆后于天津市中医医院及天津中医学院工作,孙静明于天津市河东区大王庄卫生院工作。笔者有幸收集到孙静明弟子奇惠先生保留的部分当年张方舆、孙静明二位与冉雪峰之间的来往书信复印件(现存于重庆三峡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中医药文化馆),可窥诸老当年之神采。

冉雪峰在与弟子的书信往来中示范弟子读书要有质疑精神,其对《医学衷中参西录》中的资生汤、升陷汤、麻黄知母汤、加味桂枝代粥汤、仙露饮、石膏粳米汤、镇逆白虎汤等进行了分析。冉雪峰当年嘱托不要发表这些内容,但多年过去了,其中内容对当代中医学术仍有重要意义。如对“麻黄加知母汤”的认识:“伤寒以发表为第一义,皇牌天下,麻黄汤为发表第一方。仲景尊用古方,述而不作,注家多已指出。麻黄汤方义谨严,无可加减。其张之为大青龙,缩之为小青龙,驯之为越婢,或变辛温为辛凉,为麻杏甘石汤,或变通外为通内,为麻黄薏苡附子甘草汤。要皆此方之所进退变化耳……今不问其证,统于麻黄汤内加知母,有注为发表之中兼清热,不知伤寒初得,有何于热。寒邪伤太阳,正当藉桂枝之辛温,以鼓荡氤氲,助正气以托邪,而乃以知母之苦寒杂乱之。此正与仲景法度相反戾者也。”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民国政府扼杀中医之时,冉雪峰(1879~1963年)与张锡纯(1860~1933年)南北联盟抗击,因张锡纯居于湖北,冉雪峰居于河北,“南冉北张”之并称由此而来。

冉雪峰

皇牌天下 1

这种亦师亦友情实为“南冉北张”友情之延续。

冉雪峰教诲弟子孜孜不倦

本文由皇牌天下发布于运动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张锡纯托冉雪峰带徒

关键词: 皇牌天下